搞好創意 談何容易 審視本地文創產業人員工作實況

教育講論2015年12月12日 星期六

 

上回提及,本地文化及創意產業一片風光背後,仍有一籃子問題未解決(見表)。過去7年間,筆者於不同大專院校教授有關文化、媒體及創意傳訊等課程,亦因學研關係,訪問了20位於本地各大小報章雜誌從業的編輯及設計員工;若從社會與文化研究角度出發作細心觀察,本地文創產業的另一種隱憂便呼之欲出:人才在業內不斷被剝削及流失。

眼看不少滿腔熱血、創意無限的新鮮畢業生入行一年之間,誓言永不再從事任何有關媒體/編輯/廣告/設計/創意的行業,繼而紛紛轉行成為保險經紀、投資顧問、空中服務員,甚至與友人創業,當中原因包括︰人工偏低、工時太長、壓力爆煲、實戰經驗與預想的五光十色、自由自在大相逕庭等。他們有些甚至偏執地認定︰「或者創意呢行只係適合畀『賺錢買花戴』嘅富貴人家做嘅『理想工作』,咁辛苦,又少錢!」「做時裝編輯表面風光,好glamorous咁,不過屋企冇錢真係唔好入行囉……我做咗幾年啦,依家重係搵緊萬二蚊,同期畢業做其他工作嘅都唔止啦……唔好話要買個名牌袋『充撐吓場面』,同朋友食餐飯貴啲都唔敢呀……有苦自己知。」也有資深媒體創意人慨嘆,現今的文化創意企業目光短淺,並放棄對創意的堅持,因而「好難做」;為了賺錢及不得失客戶,不惜把員工「用到盡」,並頻以「呢一行係咁,捱多幾年先啦你」作催眠口號,逃避正視愈見嚴重的員工士氣低落及人才流失問題。

這群逃離創意產業的從業員,當中不論職位高低,當然有力有不逮才選擇離開的,也有些等待機會再度回歸,卻有更多是創意才能具備,卻被僵化、層壓式的工作模式壓得透不過氣而黯然離去,不再認為值得投身或留守創意產業,並大聲數算其不是。諷刺地,在香港特區政府致力推動創意產業之前,創意從業員(如廣告傳媒人)曾經是讓人趨之若鶩的高尚職業。

著名文化產業學者海默哈夫教授數年前從訪問63名於英倫從事電視、唱片及雜誌三大文化產業之從業員的過程中,探討他們的工作實況,如實際工時長短、金錢回報、相關工會所給予的支持、對受薪工作作為個人事業所帶來的穩定性及長遠發展機會、工作環境對個人情緒,以及在職場內外社交所帶來影響的看法等等,竟發現為數不少受訪者在被普遍定性為「自由、靈活、富創意」的日常工作模式中,感到焦慮、無助、被多重剝削及孤立。海默哈夫批評英國文化發展政策忽略探討文化產業人員的「工作生活質素」,並認定此乃任何文化產業長遠發展至關重要的部分(Sarah & Hesmondhalgh 2011)。

因此,筆者對創意教育有所反思,並認為目前更重要的,是畢業生與業界交流更多,了解實況,討論與思考創意人才培訓與流失的結構性問題。到底問題出自哪裏?學生到底要擁有什麼質素才適合入行?當有人說「讀創意的人,最後其實不一定要搞創意」時,筆者想到另一矛盾──這邊廂政府大力投放資源推動文創教育,那邊廂成績優秀的同學告訴老師,他們有點後悔選了一科不能糊口的主修,獲得一個與現實不接軌的學位。

先天不足

創意產業的精要是,以文化、藝術與創意作為生產「文化產品」的原材料,因此創意人才是極為重要的。長遠而全面的文化產業發展,不僅旨為達成短期經濟效益,更應成為一種國族宣傳、文化提升、長期累積文化及創意資本的策略,幫助其他本土產業建立優質品牌、給予國家內外顧客信心、維持創意產業的內銷與輸出──英美韓皆為成功例子。在社會歷史因素影響下,本港文化藝術軟件已經先天不足,若然創意人才還在不斷流失,縱然短期業績表面看似冠冕堂皇,長遠提升「文化及創意資本」又談何容易?不少人已開始懷疑本土文化、藝術創意也被定性為「不良/次等素質」,在社會上受到打壓,創意產品變得千篇一律、毫無特色,市場需求恐怕亦將日益減少。

最後,筆者鼓勵文化創意從業員不輕易放棄初衷,在認真工作、搞好創意之餘,亦勇於向客戶、上司為一己甚至下屬持續爭取應有待遇,並且反映實況,這有助長遠維持本地文化創意產業整體的競爭性及健全發展。同時,政府也是時候重新着地,小心審視現今社會深層文化狀態,了解創意產業的業內實況及真正運作上所遇到的問題,以策劃長遠發展政策及支援。

撰文:謝浩麟博士_香港大學社會科學學院社會學系(媒體、文化及創意城市碩士課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