陳樹渠紀念中學 回巢校長培訓青年領袖

校長訪談2018年06月04日 星期一

 

「1983年我就來到這裏教書,然後2006年離開,去了培僑中學,在那裏當了11年的校長。去年,我又重新回到陳樹渠來。」陳樹渠紀念中學校長招祥麒娓娓道來自己與學校的一番「離合」。在此之前,招校長曾在另外兩間私立學校做過老師。縱然這裏並非第一間工作的學校,但卻是他從中文科老師擢升至擔當校長之職的地方,「可以說是在這裏出身」。

重回學校,招校長笑言感覺就是「既舊且新」,舊的自然是對學校深厚的熟悉感,而新的方面,則是他對於學校未來的期望:「希望將過往的經驗令學校更進一步。」

陳樹渠紀念中學初期為私立學校,後於1999年轉為直資。招校長親歷當中的轉變:「買位制度出現後,政府便向學校買位。後來教育局的私校組不再向私立學校買位,便將若干辦得比較好的私校納入直接資助學校組別之中,陳樹渠遂從私立改為直資。」

招校長直言,家長、學生們不到官校津校,而是選擇收取學費的直資學校,必有其原因。「全香港有73間直資學校,每一間都要辦出自己的特色。而陳樹渠過往亦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。」他所指的這條路,乃是包含表演藝術如唱歌、舞蹈及文學的演藝之路。「我們不少校友晉身演藝界,例如經常在電視上出現的『麥包』(麥長青)。」著名喜劇演員兼棟篤笑藝人張達明、小提琴家梁建楓等亦為校友。

學生找到自己的興趣、潛能所在,並在該領域有所成就,作為師長自然欣慰高興。惟招校長亦強調,時代轉變,社會發展瞬息萬變,只注重學術成績,或只顧發展自己的興趣已不足夠,「我去年回來便提出一個新的理念,在藝文優勢之上,更要成為一所培訓青年領袖的學校。」

學校培訓學生成為領袖並非什麼稀奇之事,表現突出的學生向來被委以重要職務,藉此訓練各項領袖才能。然而招校長所指的並非只集中在少數學生身上,而是將之作為整所學校的特色去推動。目標愈是宏大,基礎愈需牢固,培訓領袖,先從界定領袖開始。「什麼是領袖呢?從傳統上來說就是衫領和衣袖,而衫領和衣袖就是一件衣服『拎得起』的地方。引伸至一群人中,領袖即為這群人當中的,俗語所謂的領頭羊,擔當着帶領的角色。」

要讓學生站在前面

對於領袖需要具備的質素,招校長認為,大至國家領袖,或小至學校班級中的一位班長,兩者所要求的領袖質素也一樣,「即使是班長,他也同樣需要有自信、有誠信、有組織能力、創新思維等。」

他停一停再說:「但要成為國家領袖,不單需要具備個人能力,本身的機遇、出身背景等亦有影響。我們告訴學生,不管在哪個領域,都應該抱持不甘後人的心態,擁有帶領人前進的魄力。」

要幫助學生建立這種自我要求、心理質素,學校從多方面着手。如在課程上,會給予同學們理論性的指導。「除課堂上的教學外,整間學校的文化亦要配合。」招校長一言以蔽之:「讓學生站在前面。」學校無論是早會、校園活動等,都由學生擔當主導,從中培養各項領袖能力。「同學來到學校,不只是作為一個聽從老師的服從者,而是在老師的啟迪指導之下,站在前面。」

親自設計發展圖譜

招校長以最近一次的活動為例,「我們在台灣的姊妹學校來香港,進行了一次深度交流。校長、老師和學生一起來到學校,而他們的學生更進入課堂,和我們的同學一起上課。」台灣校長離開前對他說:「我們學校沒有你們這種做法,我也要向你們學習呢!」從負責早會,以至在課堂上的表現,學生的自主性都顯而易見。如此強烈的學生主導氛圍,乃因學校的所有持份者均參與其中,「學生、老師、工友,以至家長,都共同向着這個目標努力。」

6年的中學生涯,學校為每個年級設定各自相應的方向重心,「我設計了一個領袖素質的發展圖譜,像一個路線圖。同學從中一來到學校最先應該建立的是什麼、中三面對即將升上高中需要的是什麼、離開學校前又應該具備什麼等等。」

政府鼓勵學校推動STEM,招祥麒校長將之結合學校的優勢,與藝術結合,成為STEAM。

「科學固然重要,未來國家的實力,包括國與國之間的競爭,科技的發展都佔非常重要的角色。」他強調:「但發展的同時亦不能過於傾斜。若科學的背後缺少了德性和藝術的調節,便會變得很可怕。」

「就像馬雲最近在港大那番說話,他說過去把人變成機器,未來把機器變成人。」招校長笑一笑續道:「如果機器真的變成人,甚至取代人的話就很可怕了。所以他也提出一點,人和機器的最大分別是愛,年輕人不僅要有智商、情商,還要有愛商。」

STEM為科學、技術、工程、數學4個學科的首字母縮略字,普遍理解為對科學方面的教育,招校長則認為其實不然:「這是一種科學精神,其實也和人文科學精神相同,是一種探究、創新的精神,並且講求將不同領域的知識結合融會。」學校重視藝術,亦銳意發展結合藝術的STEM,正籌劃設立專門的教室,「我們學校有幾個室好重要的,一個是校園電視台,一個是視覺藝術室,另一個準備中的則是關於STEM的創意創新實驗室。」

曾為中文科老師的招校長,由教書之初便開始帶領學校朗誦隊,轉眼30多年的教育生涯,這項工作至今仍然繼續。問他不辛苦嗎?校長工作繁重,還要訓練學生朗誦,他卻開朗道:「不辛苦,我覺得很開心,是我的興趣。」回想當年剛開始訓練學生,他比學生更勤奮,「我在想怎樣才能教得好呢?後來有一個感覺:『如果我自己都朗誦得不好,又如何去訓練學生呢?』所以我把每一篇作品都先練熟,然後再教學生。我對學生說:『我同時帶10組8組,你們只是練一組,所以應該比我更好。』」

練得比訓練老師好,同學豈不是奪獎無數?「我對學生說:『贏與輸都不是問題,贏了比賽固然是開心,即使輸了,但過了招Sir,一樣沒問題。』」他笑着補一句:「不過他們通常都贏着回來。」

因為學生獲獎纍纍,校際朗誦節更邀請招校長擔任評判,他現已是一位資深評判了。除了自己先練熟,他亦針對性地指導學生,「中文有一句長善救失,就是教育的根本。對於學生的優點,你需要去『長』,即提拔;對學生的問題你又需要去指出,讓他改正。這樣學生就能進步。」

為饒宗頤校對著作

招校長對於知識的追求殷切,就算教育工作忙碌,仍持續進修,「我讀了兩個碩士、兩個博士。用睡前3小時,晚晚讀書、寫論文。其中跟隨過不少令我非常敬佩的老師。」熱愛文學,素有寫詩的他仰慕蘇文擢教授,更曾拜師學藝,「我去求佢收我,求咗幾次。」

他其後跟隨蘇教授寫博士論文,卻笑言後期無心再寫,「因為實在有太多的學問要跟他學了,簡單是有如山般高、海般深,同時也跟教授學做人。」

蘇教授以外,招校長更曾參與國學大師饒宗頤的著作校對工作,「老師晚年的時候在準備他的二十世紀學術文集,共20冊,其中一冊《經術、禮樂》就是我負責校對的。」他跟隨過多位教授、大師,故對教育、育人都有更深刻體會。

 

招祥麒小檔案

家庭狀況:已婚,育有一子一女

學歷:文學博士、哲學博士

執教科目:文史哲

興趣:教育實踐、學術研究

喜愛作家:劉勰、王夫之

喜愛書籍:《文心雕龍》、《船山全書》

座右銘:開學養正,昭明有融

 

陳樹渠紀念中學

成立年份:1973

學生性別:男女

類型:直資

校訓:德、智、體、群、美

學校佔地面積:約7000方米

地址:九龍又一村達之路10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