從教師自殺看辦學團體監管責任

老師陣地2019年03月29日 星期五

 

教師自殺並非新鮮事,日前某小學的教師自殺事件卻引起預期外的激烈反響。根據過往經驗,學校一般只會循例對死者讚揚兩句「熱心教學,未覺精神有異,殊感可惜」;家長則關心孩子有否受影響,甚至怪罪死者為何選在學校自殺,嚇壞孩子等等,今次卻因同校其他教師群起向媒體申訴,才令事件得到關注。自殺悲劇的原因錯綜複雜,但觀乎各方資料顯示,不難發現辦學團體與屬下學校的管理問題。

首先曝光的是投訴機制名存實亡。同校教師指出,辦學團體此前兩次接到針對校長的匿名投訴後,只要求後者作書面解釋,其後如何處理,乃至有否處理,均不了了之;今次接到林老師的具名投訴後,竟反向校長查證她在校內情況,直接引起今次悲劇。

這顯示一般管理層處理投訴的弔詭之處:對匿名投訴,管理方能以「保護私隱」為由官官相衞,或以「無法查證投訴事項」直接拒絕受理;對於具名投訴,則處理提出問題者,當作處理問題,把投訴(者)交回校長自行解決。如此不顧前線死活的冷血官僚思維,無疑令人心寒。

校本管理衍生問題

當問題愈揭愈多,辦學團體則開始回應「校長已休假,入住沙田醫院精神科」及已設立「獨立調查委員會」,一句「調查未有結論前,不作評論」便能金蟬脫殼。這公關技巧純熟不已,這只是為了拖延至傳媒失去興趣,淡化事件而已。當局是否真的有心檢討機制?實是疑問。

其次,事件發生之前,乃至林老師自殺之後,校監和眾多校董到底做了些什麼?正如校政專家雷其昌日前所言,「人的問題」才是癥結所在。為何負責遴選校長的校董和校監,會選出一位品格有爭議,乃至可能患有精神病的人擔此領導重任?

過去數年,他們有否詢問任何一位離職教師出走原因,以了解教員離職率為何一直高企?筆者不反對精神病患者擔當校長要職,但辦學團體是否有責任向教職員、學生及眾多家長交代他們這聘用決定,以及說服師生繼續大愛包容,支持該校長帶着月薪10萬「抱病」休養?

多年以來,「一切為了學生,為了學生一切」的教改口號響徹雲霄,校本管理也成為拆牆鬆綁的象徵,但從今次事件可見,校本管理同時衍生出官僚卸責、專制弄權等問題,卻從沒有受各方重視。一如作家Eldridge Cleaver所言︰「如你不是答案的一部分,便是問題的一部分」。筆者心底還是衷心希望,辦學團體東華三院的反思和檢討,會是「答案」的一部分。

撰文:梁亦華_香港教育大學項目主任